移动的百科篁书

是非在己

「魔道」莫玄羽x金光瑶 emm……

世上唯一一个还念着莫玄羽的人也消失了。
莫玄羽看着朔月穿过自己,然后直直的刺进了金光瑶的身体。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毫无顾虑的冲过来,即使他知道这是金光瑶自作自受,即使他知道过往种种都是这人的逢场作戏。
但是他却觉得自己对金光瑶的感情是真真切切的,或许是因为金光瑶是这个世上唯一一个对自己很好很好的人。就算是虚情假意,是利用,是算计,那又怎样呢?
那个送他点心,与他高谈雄心壮志的少年,就这样倒在了他的面前。
“阿瑶?”
蓝曦臣抢在了他前面叫出了那个他最想叫出的两个字。跪坐在金光瑶旁边,看着他的尸身慢慢变冷。
有人告诉过莫玄羽,人在身死后,记忆会化成走马灯一幕幕重演。而这些记忆只有他们这种孤魂野鬼看的见,莫玄羽抱着一丝丝的希望,他想要看到这个人还记得曾说过的那句话。然而,在这个人的记忆里,莫玄羽就像一个路人,擦肩而过,行如陌路。
“你说过的,怎么可能没有?那些日子对你来说是根本不愿再想起的吗?那我又算什么……你的棋子?计划中的一环?还是一个跳梁小丑……”
莫玄羽脱力一般跌坐在地上。魂魄是没有眼泪的,他只能看着自己一点点消散。


莫玄羽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距离金光瑶身死已经过了半年,这些个日日夜夜莫玄羽揣着那一缕残魂,跌跌撞撞的躲过了一道道仙门世家的禁制。 躺在金星雪浪的花丛中,把那朵小小的魂魄放好。
半年前,莫玄羽看着那个世上,自己唯一一个还念着的消失了,已经做好了魂飞魄散的准备,但是那个小小的闪着金光的魂魄给了他最后的希望。他捏着魂魄,逃了。一路逃着,不敢停下,魂魄跳动着,像一颗跳动的心脏。莫玄羽的行动越来越力不从心,把魂魄放在金星雪浪中已是他最后的力气。
“你还记不记得,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你说你会变强,不会再让那些人欺负我们。”
“你说,我们两个都背着私生子的名头,比不上那些一出生就是仙门世家的公子们,只有自己变强,才能在这个家里立足。”
“你说,金星雪浪,一世敛芳,若是做了仙督,你一定要这金星雪浪都为你一人盛开。”
“如今,你说过的话,还做不做数?”
……
夜风吹过,花海雪浪里,那个身穿兰陵金色礼服,胸口绣着兰陵金氏家徽金星雪浪的一世仙督缓缓向莫玄羽走来。


“这就完了?没有了?”
“真的能把魂魄养出来吗?要是有人能把我养一养,说不定还能好好玩一玩。”
魂魄喝了一杯祭祀的烈酒,停住了故事。身边围了一帮刚刚报道的新魂。
“哪有什么养魂之说,骗人的吧。”

“哎!你上次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不是说那个金光瑶是莫玄羽的心。你不是说,灵魂的心,能生出他最希望的样子。”
“魂魄哪有心,小鬼你的心掏出来我看看,你有吗?我有吗?他有吗?”魂魄们嘲笑着那个刚刚喊出声的小鬼。
他们笑够了,闹够了。老者拎着酒壶走开,小小的鬼魂远远冲着他喊。
“哎!你说!魂魄到底有没有心!莫玄羽最后怎么了?”
“散了!心都给出去了,魂不散留着下酒吗?”
“你要去哪儿?以后还能不能找你听故事?”

他没搭话,右手压了压腰间的佩剑。他不知道要去哪,他哪也不能去,他要在这片白色的牡丹丛中,等一个人,自己才能把心还给他。
等着那个人回来,叫他一声。
“阿瑶。”











————
命名废……又是没有题目 本来想借一下 寻梦环游记的设定,但是后来就乱了(:з っ )っ 想表达最后出现的金光瑶是莫玄羽魂魄生出的心化成的,但是还是没搞明白……emmm我在说什么鬼。

评论(1)

热度(44)

  1. 薛瑶移动的百科篁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