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的百科篁书

是非在己

「伞修」10小时之前


10小时之前我死了

10个小时之前,一场车祸,打破了我对未来的所有幻想。
在那之前,我有可爱的妹妹,有让我倾注整个青春的荣耀,有憧憬的未来,还有一个刚刚对我表白心意的叶秋。
在那之后,我只有一层稀薄的空气,刺眼的白炽灯,和逐渐枯竭的心脏。
上一秒还看见他们对着我笑,这让我怀疑,我是不是还和他们在一起,去马路对面的网吧正式开始职业选手的生涯。
我就这样静静地躺着,还好没有那么多可怕的仪器和针管,心电监护仪屏幕上的曲折变成一条直线,医生给我盖上了白单。
这就是死亡?没想到如此简单。
我的旁边,站着一位表情淡然的少年。
“我……我是白无常,现在有一天的时间允许你存在这个世间,去看你想看的,毕竟到了那边,一切就可以重新开始了。”
我点点头,他沉默着盯着我,欲言又止。
我回头看了一眼表9:00
10:00 我在游乐场门口找到了我的妹妹,她笑着接过陌生男人的花束。
11:00 我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看见了我的朋友,也算是我的老板,在酒吧里畅饮。
12:00 我看见了我的恋人和另一个男人拥抱
13:00—20:00我坐在网吧的角落,静静地盯着游戏屏幕,身边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屏幕上重复着“荣耀”和“失败”,突然很想念,前一天吃泡面的口味

20:30 黑衣的少年出现在我的身后。
“你都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妹妹和心爱的人约会在游乐场。”
“我还看见了,我的朋友在酒吧欢颜。”
他依旧沉默着,把口袋里的烟,拿出来,又放回去。
“还看见了那个我爱的人,开始了新的生活,找到了另一个他爱的人。”
他轻叹一声,我悄悄示意他我不介意他点烟,毕竟我已经闻不到刺鼻的烟草味了。
“你真的觉得是这样吗?”

20:50我回到病房,满地的烟头,让我觉得很熟悉。
“你没有选择,只能跟我走。”他捏了捏空瘪的烟盒,完美的抛物线。
往事如云烟,逝者如斯,走过三生石,渡过忘川河。世间的一切便与我再无关联。
“你可有不甘?”
“有啊……”
“那也与你我无关了。”他负手走进街边的商店,悄悄勾一缕烟魂。
“它命休矣。”一瞬间他的眼里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

21:00 我跟在他身后
他一身墨色,我一身月白。
纵然有千万不甘,我也选择安然离去。牵绊也好,放手也好。这一切皆是我的命数。
魂只一缕,散了便散了罢。
“结束了,就走吧。黑无常先生。”
少年褪去长衣,懒懒的笑着。
锁链,枷锁 ,黑白无常 引着表情轻蔑的少年前行。
“苏沐秋,没想到你在这边过得还挺滋润的……”


10:00 苏沐橙站在游乐场门口。
“莫凡陪我去看看哥哥吧。”
11:00 陶轩独自在酒吧里,一杯酒敬曾经的少年,如果他还在,嘉世一定不会变成如此这般。
12:00 叶修离开了王杰希的怀抱,
对不起,我还是忘不了他。

20:00 叶修在曾经的出租屋里停止了呼吸。

20:50 叶修看见了眉眼依旧的白衣少年。

原来转眼已过了十年。
“沐秋,我来找你了。”

来了。
嗯。
那便走吧。
那你呢?
与你何干?











空间里看见那个以“24小时之前我死了”为开头的段子,觉得很带感。
侵删致歉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