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的百科篁书

想要努力变成大角虫的渣渣

「全职高手」途听(终)

结束了漂泊的日子,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姑且称为家的地方。可是缺少了旅途中的困顿与劳累,让我很不习惯,或者说我的一生注定漂泊,去遇见不一样的人,感受不一样的事。而这些人这些事凑成了这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
就在我慢慢去习惯这种安逸的生活的时候,那个我一直寻找的声音终于出现在了我的身边。那么现在就来说说我,不,是我们的故事。
“木苏,代替我,去看看,他……他们还好吗?”
这是自我有记忆开始一直存在我脑海中的一句话,或许这句话就是我一直去远游,一直在寻找的原因。而最近梦中断断续续出现的场景,是那么熟悉。
我叫秋木苏,我的主人是苏沐秋,这个每天同我一起并肩的家伙叫一叶之秋,他的操纵者叫叶秋有一段时间有人喊“阿秋”我都分不清在喊谁。
事实上,当时在一起的还有君莫笑,他是个被抛弃的孩子,因为除了那一把奇怪的伞,他们什么都没留给他。
然后沐雨橙风出现了,她跟我长得很像。一叶之秋常常对着她发呆。战法和神枪的组合变成了三个人,沐雨橙风总是喜欢在我们旁边,东打一下,西打一下。有时候我会忍不住吼她一下,然后一叶之秋就会摸摸她的头,说没关系。
那个时候,我并不喜欢沐雨橙风,或者说我只是觉得战法与神枪很好……
沐雨橙风成长的很快,之后突然一天,就变成了战法和枪炮一起。我不再出门,每天照顾还是婴儿的君莫笑,可怜的孩子,一直都长不大。
他们俩每天泡在竞技场里,与各种各样的账号卡对战,然后一叶之秋封神了。把荣耀里最佳组合的海报贴在我们的房子里,枪炮师和战斗法师,心里空落落的,我也被抛弃了吗?
一叶独自回到房间,连招呼都没打。沐雨橙风红着眼眶跟我说,一叶之秋易主了。我只能摸摸她的头,说没关系至少我们还在。君莫笑久违的清醒了一会儿,又继续睡着了。然后我看着他从一个婴儿迅速变成了成年人,冲我们笑了笑,抓起千机伞,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我蹲在一叶之秋的房间门口,说了好多话。
你能不能不要这样?
君莫笑走了
你是不是也要走了?
你说句话好不好?
沐沐很难过
我,也很难过……
没有人回答我,房间里传出来的只有玻璃打碎的声音。
我依旧过着无所事事的日子,偶尔擦擦被我摆在餐桌当成杯架的双枪,怀念过去的日子。
一叶之秋与沐雨橙风越来越生疏了,君莫笑回来了,他接走了沐雨橙风。他成长了很多,在我的认识里以为他至少不会被人欺负,后来当排行榜和悬赏榜发布后,我才知道原来他已经可以去欺负其他人了。
沐雨橙风的枪口对准了一叶之秋,和君莫笑一起。
一叶之秋败了。
那个瞬间,我觉得君莫笑像极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叶之秋。
最后一叶之秋也走了。屋子里的海报增加了好多,散人,散人和枪炮师,战法和神枪……
是了,一叶之秋现在的搭档,一枪穿云。有时候我会想,为什么站在他身边的不能是我?为什么他们要一个一个的离开?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我不能离开房子。外面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只是一天一条系统公告要清理一些空号,我想大概就是说的像我这样的账号卡吧?
妈的!混蛋系统第一次行动力这么强,等他们匆匆赶回家时候我已经接近透明了。真好,他们最终还是回来了。
我变成了最初的样子,说白了就是一堆代码数字。然后我再次看见了他,主人。
“木苏,替我去看看他们还好吗。”
于是我开始了旅行,沐秋主人啊,他们都好,都很好。
“荣耀”逐渐被更新的游戏取代,它成了那一代人的辉煌。斗神,剑圣,枪王,魔术师……都成了过去。
“荣耀”将要接受最后的测试,如果新玩家没有达到登入游戏的40%,这个游戏将会永远关闭。
主人,我还能再次见到他们吗?
“麻烦给我一张荣耀账号卡。”
“荣耀?多少年前的游戏了?还有人玩?”网管从一个落满灰尘的盒子里拿出一张账号卡。
手里的账号卡很重,因为一个灵魂沉睡在里面,就像我们那个时候一样。
“荣耀,这个运行了35年的游戏,今天迎来了决定命运的一刻……它承载了一代人的青春,今天它是否会永远关闭?……让我们来看一看现在的登入状况如何?……斗神!斗神!曾经的斗神一叶之秋登入了游戏……”
大漠孤烟登入
夜雨声烦登入
君莫笑登入
沐雨橙风登入
索克萨尔登入
迎风布阵登入
百花缭乱登入
石不转登入
王不留行登入
生灵灭登入
……







刷卡
登入
神枪手
请输入人物名称
叶落之秋
您已进入新手区
新手区挤满了人
您有一条新消息
“哎,要不要一起玩啊,这里新人。”来自玩家 秋幕苏
好哇,你打算玩什么职业?
战斗法师吧,你呢?
神枪手。
沐秋主人,你说过什么来着?
“不过是重头再来。”








————————e
觉着就这样吧。其他cp实在不会写了,怕人设太崩,最后也算给自己一个交代了~
没什么情节,文笔也胎教水平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