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的百科篁书

想要努力变成大角虫的渣渣

「丐琴」突然接受了这个设定

最初

丐:小道士,别板着脸嘛,长得怎么好看给爷笑一个。
琴:我……我不是道士!
丐:不是道士,怎么穿的这么好看?难道你是个女人?
琴:……臭要饭的!
十年
丐:道士不能杀生,你站我后面,爷保护你。
琴:在下不是道士!我长歌门一样可以杀人。
丐:好好好,要是能活着出去,你就从了爷吧?啊?小道士~
琴:滚!
生死
琴:你坚持住,我现在就给你疗伤!
丐:别……快走……小道士……记得……记得帮我超度啊……下辈子,不要……不要……
不要再遇到我……
琴:在下……在下不是道士,亦不会管你什么下辈子,你现在就给我醒过来!
两茫茫
纯阳宫门外,白衣,道袍。
弃了长歌莫问,拿起了千缕拂尘
却不会有人再叫你一声
小道士
在下,现在是道士了……

小道士,你长得好生俊俏,嫁给爷,当压寨夫人吧。
好啊

「全职高手」「王叶」听说昨天考四六级~

听说 今天考四六级……
于是……打死我吧(不是)………
叶修 大三
王杰希 大二 队长是个学霸哦~

6/17 晚
听说明天考四六级……
拿到准考证之前,叶修不敢相信明天就又要考四级了……
拿着准考证蹭到王杰希床边“唉,怎么把哥这么帅气迷人的脸,拍成这个丑样子。王大眼儿,让我看看你的。”
王杰希拍下一套卷子“前辈你先做套题再说。”
“我……”哥这学期就没做过完整的一套卷子好吗!?心里腹诽 又不敢不从,谁让自己考了两年都没过呢,没办法。
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叶修发现那些单词自己一个也不认识。
“……”
王杰希划开叶修的手机,“前辈你的百词斩……”
使用教程?
“王杰希你别激动,你听我解释……”
“叶修你这次要是再不过,我就打死你!”
“那你打死我算了……”
“不做完别想睡觉。”
“哦……”叶修自知理亏,活该ರ_ರ ...
6/18
王杰希忧心忡忡的等在寝室,自己下午考都没这么紧张,早上叶修倒是无所谓的样子,毕竟考了好多次,都习惯了……

“王大眼儿,你打死我吧还是……”王杰希几乎掐着时间等到叶修回来,不好的预感。
“这次这个题啊,真的很变态。”叶修甩了背包,摔在床上。
王杰希还想问什么,看着叶修第一次不是因为打荣耀熬出来的黑眼圈,算了还是。
叶修往旁边挪了挪,拍拍身边的位置“王大眼儿 过来侍寝……”
“好!”
挤在狭小的床上,叶修窝在王杰希身边,王杰希手里提着扇子,看着叶修毫无防备的睡颜……
等等,好像考试快迟到了……
“前辈?”王杰希的胳膊被叶修紧紧搂着,有点动不了了……
“嗯?”叶修迷迷糊糊的应着,头又蹭了蹭王杰希的胸口。
唉~
“没事,睡吧。”反正六级这种东西自己早就考过了。





室友AB:我们存在感好低哦……
算了还是去考试吧
学霸了不起?啊,了不起……
我们相依为gay吧还是
滚出去……





「全职高手」王叶 开个急刹车~

“大眼啊,这是咱们俩在这过得第几个中秋了?”叶修枕在王杰希的腿上,抬手挡住有些晃眼的满月。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收到叶秋邮寄过来的月饼,虽然在哥本哈根的唐人街就能买到,但是叶修还是觉得自家的月饼好吃,因为叶秋总能买到他想吃的口味。
“三年了。”扣住恋人的手,轻轻摩挲。这些天,王杰希隐隐约约感受到叶修的不安,但是他没说,王杰希也就没问。
这可能是他们这么多年磨合出来的默契,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叶修不说,王杰希也不会过问,等到叶修想好了,他自己就会坦白。
“叶秋给我来电话了……老爷子的身体……”叶修没有接着说下去,虽然叶秋只是浅浅的提了这个话题,但是就叶修对自己弟弟的了解,如果不是特别严重,他是不会提起。
王杰希握住叶修微微颤抖的手,送到嘴边轻轻细咬。“那明天回去一趟,离开这么久了,也该回去看看了。”
手指被王杰希咬的痒痒,不安分的扭动着。“王大眼你轻点,这可是荣耀第一人的手……哈哈哈……受不了了,停停停!”
“前辈,你再这样……我也会受不了的。”王杰希把头轻轻靠在叶修手背上,感受着叶修逐渐升高的体温。
“都老夫老妻的……受不了也得给哥受着!”就是因为老夫老妻,王杰希对叶修的身体太过了解,每次既能保证他不受伤,又能把他折腾的第二天下不了床。
“叶修前辈……”
……算了随你便吧……

一位篁书突然失去生命(ノ゚0゚)ノ~张张废片……

「全职高手」王周 周王??[菜鸡ooc][改了一丢丢]

0:00 B市
“叮”难得早早睡觉的王杰希被短信提示音惊醒。
“圣诞快乐^_^”
原来是喻文州,这个时间发祝福真是够了。迷迷糊糊的王队长随手回了消息,关机,睡觉。
8:25 B市
睡到自然醒后的感觉就是昨天半夜发生的事情都不记得。手机里被各种祝福刷屏。连那个半辈子用一次微博的叶修都在零点跟了风。等等!叶修转发周泽楷的微博!半个职业圈都在转!
轮回_周泽楷V
@微草_王杰希V ??……
[短讯.jpg]
王o_O

“圣诞快乐^_^”:
:“喻队,圣诞快乐。”


王杰希瞪大了他的大小眼。什么情况!?
11:10 S市
轮回的队员在目睹自家队长jjc对着屏幕发呆5次,狂虐孙翔20次,打翻水杯无数次之后,终于忍无可忍的给远在B市的王杰希打了一通求救电话。王队长,你快来一趟啊,这样下去轮回的键盘受不了了……今天的队长很暴躁啊。(霸图表示队长暴躁不是很正常嘛 [黑人问号.jpg])
江波涛小心翼翼的把连通王杰希的电话递给狂敲键盘的周泽楷。
“嗯?”
“我是王杰希。”
“嗯。”
“出来聊聊,没想到你们S市也很冷嘛。”
“好……嗯?”周队长以常人无法理解的速度虐翻了杜明,穿外套,出门……留下不明真相的吃瓜队员。
11:20 S市
周泽楷盯着王杰希的脸五分钟,两个人保持着迷之沉默,直到王杰希把手伸到周泽楷的上衣口袋里。这种类似于拥抱的姿势,让周泽楷无比的不淡定。
默默退后一步,站在台阶上。
“小周,在生气?”
“嗯。”周泽楷把下巴埋在王杰希的头发里
“因为我把你认成了喻文州?”
“温柔,你喜欢。”
“嗯?”
“谁都可以,他,不想。”周泽楷对着王杰希的头发中央吹了一大口气。
“噗~”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周,你居然吃喻队的醋。”王杰希的眼睛笑得变成了两条缝。
“不喜欢……”周泽楷气鼓鼓的样子,在平时真的可以圈来一大波粉丝。可是这次只有王杰希看得见。
王杰希勾住周泽楷的脖子,凑到他的耳边“喻文州是很好,也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我现在就是喜欢你呢!就算一百个喻文州站在我面前也没有用。”
周泽楷紧紧抱住面前的人。内心show:喜欢这种身高差⸜(* ॑꒳ ॑* )⸝ 以后穿增高鞋。
11:30 S市
“小周圣诞节快乐。”
“王……圣诞快乐。”
o_O&呆毛



G市的蓝雨队长莫名其妙的打了好几个喷嚏还莫名收到了周泽楷的短讯“😏”

喻队表示 ???

其实周泽楷真的很喜欢用颜表,尤其是那些卖萌的颜表(ˊᵒ̴̶̷̤ꇴᵒ̴̶̷̤ˋ)꒰




(・∀・)之前出现了大bug,身高这个还真是没怎么注意过,所以改了一下,……好吧其实就加了一句话……依旧是个渣渣,所以求dalao们指正 尽情鞭策我吧!


【全职高手】王叶 前辈六一快乐

明天也是愉快的一天呢~

“王大眼儿~你真会算命啊?”
“……”
“那你给哥算算,明天哥能不能收到礼物?”
“能!”
叶修满意的从王杰希身上滚下去,睡觉!

第二天
叶修睁开眼,身旁的位置空荡荡的。
“王大眼儿?”
趿拉着拖鞋,顺着声音走到厨房。
“喲,今天有早餐啊。”
“前辈的儿童套餐。”手上麻利的摊开一个完整的荷包蛋。
“喂喂,一顿早餐就想把我收买了?礼物呢?”
“应该在门外。”身上挂着个虚胖真是不好行动,顺手捏了一把叶修的小肚腩,嗯,以后要让他多做运动了。
重物终于从王杰希身上下来,转身朝着大门走过去。
“大眼儿你要不要现在告诉哥是什么?”叶修在门口扯着嗓子喊。
排油烟机嗡嗡的响着,勉勉强强听见。王杰希也学着叶修喊了一声。
“自己看!”
开门。
























“老叶你终于开门了,天了噜 你知不知道我在外面呆了多久啊!昨天王大眼儿突然给我打电话,让我今天在门口等着开门,还不许敲门,这是你家里的什么狗屁规矩啊啊,本剑圣一场比赛几十万的身价,居然要在你家门口看了一早上的门,你说你要怎么补偿我,哎叶修你个老不要脸的,六一还好意思要礼物。要礼物也应该是小卢这样的联盟的未来才有资格,你一个中年大叔跟着凑什么热闹,哎你别挡着门啊,让我进去进去,饿了一早上,还不许进去吃口饭了?不要想再用一包榨菜打发我了,哎哎哎王杰希你做的什么好吃的,我已经闻到香味了。对了,队长让我告诉你,他一会儿就到,让你给留着点。还有啊,你家菜里不放秋葵吧,队长说那玩意补肾啊,老叶是不是应该多吃点啊,我就说总那么熬夜总归是对身体不好的,你看看,老叶的脸都白了,不过我来吃的就不要放秋葵了知道吗?那个玩意儿真是接受无能啊,在俱乐部,不知道食堂大妈是跟我作对还是怎么的,秋葵炒鸡蛋啊!鸡蛋那么神圣的东西,怎么能跟……唔……老叶你放开我,你洗手了吗!?……我咬……我咬你了啊!……唔……”

“前辈,惊喜吗?”王杰希端着盘子走过叶修身边。
“王杰希,不想过了是吧?” 叶(-"-怒)

「全职 盗笔 哑舍」那个清奇的梗 真的是真爱粉……

“老板,慢着点 这还在市区……”坐在副驾驶的王盟有点受不住,这要是出点什么事,解家的小老板不得把自己大卸八块。
“没有时间了。”就是担心自己的伙计畏手畏脚不敢开车,所以才自己亲自上手。说好了十年就真的等了十年,张起灵,我操你大爷的。这次你要是不跟小爷回来,小爷就把什么狗屁青铜门炸了!
“老板老板!红灯!人!人!有人!!”
刺耳的刹车声,尖叫声,吴邪没心情去听。熙熙攘攘的人群围了过去。
要是换了从前,自己肯定会出去担责任,但是现在,人命?有什么关系?

“哥!!”
“沐秋!”
白衣少年躺在血泊中,女孩跪在他身边失声痛哭。
“救护车!叫救护车啊!”前一刻看似吊儿郎当的少年,发了疯一样向围观的人们求救。可是,有谁会管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呢?
“沐橙,沐橙……快打120……我报警……”颤抖的手掏出手机,另一只手,慌乱的堵上同伴流血的额头。
“沐秋,坚持住……沐秋,不要睡,起来……”
漂亮的手指染上鲜红,却止不住血一点一点滴在地面上。
“唉,估计是不行了。”“怎么不报警?”“报警?你没看见车子是谁的吗?吴家小佛爷啊。”“怕是惹了不该惹的人吧……”
人群渐渐散去,街道上留下一摊凝固的血迹。一个穿着黑衬衫的男人在路边驻足,衬衫上的赤龙栩栩如生,好像下一秒就会冲破他的身体。
男人手中握着一张纸。
“苏沐秋?”
男人颈上的十字架,回应一般泛着幽幽绿光。
呃(°_°)… 十年之后?大概……
数字荧幕上播放着当下最火的游戏“荣耀”第十赛季 兴欣战队获胜的采访视频。
男人饶有兴趣的看着被称为“荣耀第一人”的叶修的发言,身穿赤龙服的男人为他遮起一把黑伞。
“我有一个朋友,他荣耀玩的很好,后来,他死了。”
“公子,我们回去吧。”
“毕之,你说我也玩玩这个游戏怎么样?”男人微微低头,额头上的伤疤触目惊心。
“也好。”抬手,帮男人理了理额间的金发。

“你觉得 神枪手 怎么样?”





渣渣求指正 大佬们请温柔的鞭挞我~(´•༝•`)








【全职高手】途听(五)叶蓝 单箭头


在住院期间闲着无聊 只能刷着某浪,无意间看见朋友转发了一个故事。
一个消失了两年的博主 突然出现,之前我并不知道这个人,出于好奇就点开原博。
一个单相思的平淡故事。
经过他本人的同意,将这个故事写出来。
故事的主人公叫绝色,只是网游里的一个角色。绝色就绝色吧,不吐槽这个名字了。
绝色原本是工会里的高手之一,却因为一些原因被发配到新区开荒。而他也就是在那里遇到了那个让他可以惦念一生的人。
其实他本人也很混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那个花花绿绿的身影有了隐约的好感。是从他第一次帮自己解围的时候?是从他第一次见到那个慵懒的男人正经的开始比赛的时候?还是从他第一次看见那个人捧起奖杯时候?亦或是从“喲,小蓝。”的招呼时候?
总之毫无征兆的爱上了,而且越陷越深。绝色觉得自己着了魔,总是在游戏里不经意的注意到那个人。聊天框里除了副本记录就是材料交易。自己却还一遍一遍翻看。因为他觉得那个隔在屏幕另一端的人,应该是属于自己的。毕竟那个人的性格,找到一个能心平气和说话的人真的很难。然后他发现,那个人除了和自己,还和其他工会的会长有着同样的交流。看着那个人顶着其他工会的名字,把自己的记录打破,俯视着自己。绝色第一次感到了危机,于是他疯狂的找到那个人买断他的记录名额,最后却因为工会资源不足而告终。
绝色的微博里说,这是他第一次做那么疯狂的事,可是到头来,他们的关系也仅仅是买家和买家一样。对那个人来说,可能连朋友都算不上。确实,有谁愿意浪费精力去了解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人。
那个时候他尽力的压抑自己的感情,于是第二次的危机到来,那个人终于出现在了大众的视野下,也是他第一次真真正正的看到那个人,原来现实生活中,那个人一样的,欠揍啊……
“这次,我真正的感受到了无力,因为差距实在太大,那个人是神,而我只是普通人,甚至说我连他的粉丝都算不上,他可是站在对手席上的最强者啊…”
从这里开始,绝色关于这个人的描述渐渐地少了。从三三两两的文字中,看得出,他依然很在意。不过这个时候出现的更多的是绝色和一个女生的事情。
让我们直接跳到下一次他们的交集。
“这场持续了一年的恋爱,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恋爱,我试着忘掉那个人,可是却伤害了身边的人,真的对不起。”附带一张截图 大概是他应了女孩的要求晒了一张照片,他抹掉了所有的东西,模模糊糊的截图只有两个字“恭喜”最是清楚。
再然后,就是两年前最后的一条微博
“……不管结果如何。”
然后就是销声匿迹的两年,人们都以为他们在一起了,人么都以为他们很快乐。这个平淡的单相思的故事渐渐被人们遗忘。“绝色”这个名字安安静静的躺在人们的列表中。
直到前几天,突然,这个消失了许久的绝色重新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中。
“我很好,他可能也很好”
一条微博炸出了许多曾经的读者,人们铺天盖地的提出问题
“什么意思?你们没在一起?”“消失了这么久结果是什么?”“终于等到你!”……
他没有回答人们的问题,自顾自的更新自己平平淡淡的生活,仅仅是他一个人,仿佛之前的绝色和他毫无关联。
于是他连绝色这个名字都摒弃了,清空了所有的微博,改了名字“蓝桥春雪”
至于这之后的事情,不是他讲给我的,是另一个朋友讲给我听的,那个朋友多多少少跟他有些交集,或者说是他曾经的同事,对手。
那么既然他改了名字,就用新名字称呼他好了,蓝桥。
接下来,就用那个朋友的人称来叙述这个故事的后半部分。
故事应该从告白那一天说起。我从来没见过那么紧张的蓝桥,作为他的对手,我对他的关注确实比其他人多。自作多情的把他认为朋友,因为我觉得在俱乐部里只有他才能跟我有一样的感觉。他千里迢迢的赶去那个人的比赛场地,在选手通道里绕来绕去,不要问我为什么会知道,那天如果我不去,真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蓝桥觉得自己瞒过了所有人,但是怎么可能,他是个从来不会掩饰自己的人。
满满的期待,等到的却是现实的当头一棒。
那个人,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在比赛的最后一刻宣布了自己与这场比赛对手的恋爱关系。
于是,蓝桥就这样楞楞的看着自己爱了那么久的人牵着另外一个人的手,从自己身边走过,看都没看自己一眼。

那个人已经忘了那个在网游里与他讨价还价的蓝桥,或者说,那个人根本不认识他。
怎么说呢,蓝桥反倒平静下来了,我拉着他逃离那个地方。
一夜大醉。
失恋的人见得多了,有嚎啕大哭的,有絮絮叨叨从前的,像蓝桥这样一杯酒喝完,就消失无踪的人,真的很可怕。

是的,那一夜大醉的人只有我。
等我再次见到他时,已经过了一年,其实也就比你们早了一年。那天之后他就辞掉了俱乐部的工作,自身一人离开了这座城市。虽然网游里还能见到他,但我们都默契的对那件事闭口不提。网游里我还是那个处处针对他的恶人。

在另一个城市见到他时,他好像是变了一个人,简单的叙旧之后相互留了联系方式。
我们像老朋友一样,空闲时约约酒吧。在一天,他第一次提到了那个人的事,变得毫无感情,就像在叙述一个其他人的故事。
他说“其实我觉得那个时候如果我早点开口,或许就成了是不是。你看他们两个,对手,不是一样可以在一起吗?就是我顾虑太多。”
“我记得那天,失恋的人明明是我,结果还是我把你拖回公寓的。”
“你跟他还有联系吗?”
“有啊,你看。”蓝桥掏出手机,我看见就在他那条微博下面,一个不引人注目的ID的回复“对不起”
“真是,他早就知道,没办法我们就是不合适吧。”
“明明是对手,他们怎么能在一起呢?”
那一晚,醉的是蓝桥。
“对手怎么就不能在一起呢?”那个在网游里叫做绕岸垂杨的男人这样说到。
在码着这篇文字的时候 蓝桥春雪又发了一张照片,照片里咖啡馆的陈设很眼熟,那只猫咪也很眼熟。
“他们过得也很好。”





你喜欢他呀?
可能吧
那……
他忘不了那个人啊。
绕岸垂杨x小蓝河 依旧是个单箭头




越到考试越浪|ω・`) 大概要废 幼儿园文笔 懒得改大概……






【全职高手】[莫橙]途听(四)


几次的旅行花光了我半生的积蓄,于是拿起画板重操旧业。
蹲在那个人迹罕至的旅游景点门口,数了数口袋里仅有的几个硬币,不知道下次可以出门走一圈是什么时候。天知道最近的工作怎么这么难找。
景点的人不多,因为不是什么旅游的季节,只有三三两两的当地人。
“嘿,你又来啦。”顺着声音看过去,少女挽着男人向我走过来。
“是你!”画了这么多的画这个妹子是我见过最上相的女孩。慌慌张张的翻开之前的画本。
“你上次的画像都没拿走。”
画像上的女孩眉眼中透着淡淡的悲伤,我记得好像是因为她那时还沉浸在亲人逝去的痛苦之中。
“你帮我把这画改改吧。改成短发,这里……”
涂涂抹抹改了一个小时,妹子终于满意了。
我仔细看看,这不就是男版的她吗。
“这是谁?”
“我哥,苏沐秋。”她把画从我手中抽走,拿到那个少年面前。
“莫凡,你看这就是我哥哦。”
“嗯”少年端详了半天,终于挤出一个字。
然后我也刚刚发现,原来这个人在我们身边站了一个小时……动都没动一下…
“嘿嘿,这画我要了。妹妹,能让我画一个不?”
“啊?可以是可以……”
妹子也不客气,走到我的座位上自顾自的坐下来。“莫凡来你坐那我给你画肖像。”
“好”还是单音节。少年又坐到小板凳上一动不动。
“嗯……你笑一笑?”
……
“还是算了吧……”
怎么说呢,妹子的姿势很专业,但是下笔之后实在是惨不忍睹,你确定你画的是坐在你面前的那个美男子?
又是一个小时。
“画好啦。”妹子在画纸旁边签下自己的名字,“还行吧?”
“还好还好……呵呵”
“那这两幅画就送给我吧。嗯,我可以帮你宣传……”
算了你高兴就好QAQ
“嗯……要不我把我画的这张送给你?”
“好吧……”真是想哭哭哭
妹子拿着画挽着那个不爱说话的男孩子走开了
欲哭无泪的把妹子的画与自己的挂在一起,想着今天算是招不到生意了,还搭了一幅画……
下午的时间过得很快,可能是因为苏妹子的画的缘故,来来往往的游人终于注意到了我的摊子,而在一声“这不是苏沐橙的签名吗!”之后,小摊子就忙了起来。来画像的,来闲聊的。总之不知不就小盒子满了,凑够了下次出行的路费。
第二天依旧来了很多人,不过大部分是来打听苏沐橙来画画的事情。很多人眼尖的发现那幅画不见了,大家七嘴八舌的问着那幅画的去向。
昨天收摊准备回家的时候,那个与苏妹子一起的少年拦住了路。
“你……有什么事?”依稀记得他好像叫莫,莫凡?
“画,给我……”少年开口,声音冷冷的,让人打了几个寒颤。。
因为之前见过周泽楷,所以对这种简练的表达见怪不怪。
“是今天苏妹子画的那张?我记得画的是你,哈哈。”没办法,遇到这种沉默的人,我总是想开启话痨属性,最害怕空气安静。“其实她画的还好啦,今天给我招揽了好多生意……”
一边把画册翻个底朝天,一边侧眼看着莫凡的反应。
“嗯。”
嗯?(⚭-⚭ )
终于翻到了他要的东西,莫凡接过想要掏钱,左翻翻,右翻翻,一脸窘迫的看着我。
……“算啦,这画送你了,也算是今天替我招揽生意的谢礼啦!”
“谢谢。”他没再说什么,匆匆离开。其实想叫住他问问关于他们更多的事情。可是人已经跑远了,不过想一想往后也不会再见面了吧,就算有一天在街上再次遇到,也只是看着面熟的陌生人。



等我再见到那幅画是在几年后,确切的说实在网络上看见的。忘了那时在哪里,打开微博,看见王杰希转发了一条苏沐橙与莫凡婚礼的照片,新人微笑着向着屏幕外面的观众打着招呼,而他们的背景就是那张其实画的惨不忍睹的肖像画。

他们过着想要的生活,而我也应该继续我的旅程,下一次又会遇到怎样的故事呢?





(*’∪’*)













【全职高手】【喻黄】途听(三)剑与诅咒

不知道怎么想的0(:3 )~就是想虐一口。文渣,勿怪……




是怎么遇到黄少天来着……
在旅行社的大巴上,一个聒噪的男人。因为也是一个人所以理所当然的坐在同样孤身一人的我旁边。从落座就没停过说话,却莫名奇妙的很让人觉得喜欢,尤其是他露出那个感觉完全不应该出现在他脸上的微笑时。
同行的大妈们,很是中意这位有活力的年轻人,而他也能和所有人玩得开。相对于我这样不喜热闹的人来说,黄少天无疑是个危险人物。默默与他拉开距离……
“小伙子,有没有中意的姑娘啊?”
“哈哈,我都这个年纪了,当然有女朋友了……”他干笑道,大妈们看招婿无望,热情散了一半,又正巧是夜班车,大家草草聊了几句就各自准备休息。
半夜惊醒喝水的时间,就见黄少天轻轻摩挲着一张照片。或许是感受到我的视线,黄少天转过头,向我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泪水却润湿眼角。
“你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总觉得不说出来,心里,心里憋的难受。”他微微调亮灯光,让我看清照片中是一个笑容温和的男人。
故事是一个撕心的故事,但是黄少天却讲的很平静。我不知道我的描述是不是像他的一样。
“照片里的人是我的队长,我一直爱慕的人,很奇怪是吗。我喜欢男人。开始我也以为这样很不正常,我觉得我对队长的感情不应该是这样的。为了逃避,我找了几个女朋友,可是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想到的却一直是他。”黄少天拧开一瓶绿茶,他盯着瓶身良久“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喝绿茶,不过队长喜欢
,我一直在模仿着他,喝他喜欢的饮料,吃他喜欢的清淡素食,我可是肉食主义啊。还有走一遍他走过的地方。”
他把饮料瓶收了起来,“好像过了很久很久,从那时候开始,我即是黄少天,又是喻文州。”
三年前 喻文州退役的那个夏天
他微笑着看着那个因为表白涨红了脸的剑圣。这么多年,他怎么会不知道少天对他的感情,只是他需要冷静一下,好好去思考如何接受这份感情,如何才能不辜负这个在他身上倾尽所有的少年。
“少天,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如果下次我们见面,你能确定你的感情,我们就在一起。”他拉起行李箱,留给黄少天一个模糊的背影。
黄少天揉了揉眼睛“我觉得队长那时候一定在心里骂了我十遍二十遍,什么狗屁‘我可能是喜欢你’,我那时候都紧张的要命,怎么会在意用词的恰不恰当,他就那么走了,连解释一下的机会都不给我。”
“然后呢,他回来了吗?你们见面了吗?”
“小鬼你安静些。”黄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递给我“队长以前也喜欢在口袋里放糖果,说是给我的,不过每次都被卢瀚文那个臭小子拿走。”他剥开棒棒糖,含糊不清的继续讲述。
大概过了一年,这一年的时间里喻文州再也没有联系过黄少天,而黄少天只能在喻文州的微博里找到他的动向。
喻文州的微博更新停在了那一天。黄少天也接到了喻文州家人打来的电话。地震,车祸四个字打碎了黄少天所有的期待。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发了疯一样的赶往喻文州所在的医院,在那几天整个世界都与他无关。直到站在喻文州病床前。
“我不想再去回忆那天队长的样子,苍白的脸,微弱的心跳,满是淤青的胳膊上插着维持生命活动的仪器。”黄少天的语气很平静,仿佛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喻文州一直在昏迷,医生说他可能不会再醒了,就算醒过来,伤了神经也不会再有什么感觉了。黄少天一直陪在他的身边,也在一个适宜的时间跟喻文州的父母表达了自己对喻文州的感情,喻文州的父母含泪只能答应,对于他们来说这时候能找到一个可以照顾自己独生子一辈子的人已经很幸运了,谁都可以。
“其实我有时候也很庆幸,如果队长不发生意外,他的父母怎么可能会允许我们在一起。”黄少天抚着照片苦笑“你说我这样是不是有些……心脏?”
“那天我买好了戒指,那是以前和队长逛街时候无意中发现的一对,队长好像很喜欢。可是等我兴高采烈的回到医院的时候,却看见医生准备拔去他身上的仪器。他们说是不想让队长再忍受这样的痛苦。我想阻止,可是有什么用呢,我至始至终都不过是个局外人。”
黄少天拿出颈间的戒指“很好看吧,队长的眼光很好的。”
喻文州的葬礼,黄少天没有参加。他匆匆离开了那个城市,开始旅行。过了一年回到那个熟悉的城市,朋友都说他越来越像喻文州。他没有在一个地方停留很久。他说喻文州没有离开,可能现在还在某个地方等他。他想顺着喻文州走过的地方一点点寻找。时间没有冲淡他的记忆,反而让他的思念越来越严重。每到一个地方他都能找到喻文州到过的痕迹。感受喻文州吹过的山间清风,触摸喻文州留在石子上的温度,倾听喻文州留恋的海潮的波涛。
这是是最后一个地方了,队长就是在这里发生意外的。他在前一天还发微博说他想好了答案。”
黑夜变的安静,只能听见身边黄少天的微微抽泣。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或者说他根本不需要安慰。等了很久,好像看见了他又露出了那个静静的微笑,那个属于喻文州的微笑。
第二天,黄少天脱离了旅行队伍,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也许就像前一天晚上他说的那样,他只是去了一个可以真正感受喻文州的地方。

剑与诅咒永远同在,现在我可以永远守护你了,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