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的百科篁书

是非在己

「全职」男神X你 女朋友?PK赢了我再说!

看着你的战法一次次倒在剑客脚下,电脑屏幕一次次变成灰色。


砸键盘的心思都有了,朋友在你身后看着你,拍拍你的肩膀,


放弃吧。


不要!再来!


然后又被对面的剑客,手起剑落打倒在地上。这次,你好像连他的衣角都没碰到。


你就这样被虐了一下午加一晚上,朋友带回来的饭都冷在一旁。




时间回到下午。


你照例吃完午饭上了游戏,随手点了竞技场,匹配了几场之后,终于等到了黄少天。


“黄少来PK!”


“你技术这么烂,还要找我PK,要不要我找几个训练营的小朋友来陪你练手啊,不过你要是打不过小朋友,以后在俱乐部可别说你是我一手教出来的。”


“……”


虽然嘴上嫌弃着你,还是点进了竞技场。几局之后,黄少天又开始了他的垃圾话攻击。


“我说你这操作不行啊 哈哈哈哈哈”


“你这光剑使的怎么比重剑还笨。”


“丢人,丢人!丫头你以后别说天天跟你泡竞技场的是我堂堂剑圣啊!”


“你这操作还是找个男朋友好好去谈你的恋爱吧,别在这浪费时间了。”


……


“男朋友,男朋友……你给我发一个啊!”你气的键盘一推,冲着耳机了吼出来。


剑圣大大明显被你吼了一愣,身形一歪差点没滚到台下。


“这……这…你要是想,我可以技术部倒是有几个小伙子不错,可以帮你参谋一下。”


“滚!”


“好嘞!臭脾气还真是从小带到大,这么多年了,也就我能忍一忍。”黄少天哼哼两声。


“黄少天!当我男朋友吧!”


这句话吼出去你就后悔了,恨不得当场拔了网线。按理说,你跟黄少天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从小你看不上他话痨的毛病,他看不上你的暴脾气,从小掐到大,你也是对着天空,对着大地发过誓不会喜欢黄少天的。可是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从第一次在大屏幕上看到他,那个跟你平时看到的完全不一样的黄少天的时候?你辞了原先的工作,进了蓝雨俱乐部。从对网游一窍不通,到看了一遍一遍攻略,摸爬滚打进了神之领域的时候。你就觉得你喜欢黄少天,特别特别喜欢。


“丫头,你吃错药了?”


“才没有……我很认真的,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从小时候穿一条裤子的交情,你太了解黄少天了,他现在的心情大概就是“我拿你当兄弟,你xx居然想睡我?”这样。


“你pk赢了我 再说”


???好像跟想象的不太一样


然后呢,剑圣大大丝毫没有手软,一遍又一遍把你把你锤到地上。


到了最后你已经不知道是想让他当你男朋友,还是单纯的想打倒这个人。




耳机里传来丝丝的电流声


“姐,别打了……”不是黄少天的声音。


“小……小卢?”


“呃……黄少……他开会去了……”


“所以……?”


“黄少说 他不会输的”


不会输是吗?


对啊,很久以前他就说过的。




是什么时候来着?
















“我赢了你,你就当我媳妇儿!”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抹掉脸上的土,坐在地上对着转头跑开的男孩子喊道。


男孩子回头做了个鬼脸。


“略~我黄少天永远都不会输!”














——--————。

篁书又来报复社会啦~( '-' 三 '-' )

反正胡乱写 觉得不好的地方求指出 篁书绝对不玻璃心 拜托!=͟͟͞͞ʕ•̫͡•ʔ







「全职」男神X你

1。周泽楷 友谊万岁✧*。٩(ˊωˋ*)و✧*。



“小周小周小周小周小周!”你在手机上噼里啪啦的一顿乱敲。


漫长的一分钟,对面的消息终于传输过来。


“……”


“黄少天?”


你有些想笑,也是,自己平时开个竞技场都没这么激动的,可能是把对面的枪王大大吓到了。


冷静,冷静,你要冷静!


“小周,我们认识很久了吧。”


“三年”


“那我跟你说个事情。”


“我喜欢你,三年🌚”


网线对面诡异的沉默,你盯着屏幕,期待他的回应。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终于。已经暗下去的屏幕弹出了对话框。


“抱歉。”


啊,真的是,被拒绝了呢。


你悄悄的抹了一把眼睛,细心的朋友递给你一包纸巾,你推了回去。


“没事!”你冲着朋友挤了挤眼睛。


脑子里还没想好,手指已经动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抱歉啊,大冒险输了_对不起啦,吓到了吧,提前训练一下枪王大大被表白的反应能力,哈哈我真是个小机灵鬼(・ω<)★。”


最俗套的逃离方式。


“我去玩了,你可以退下了,过几天请你吃饭补偿。”


“嗯。”


你放下手机,鼻子酸酸的。


放下吗?


放下吧。


你扔掉手边的纸牌,哪有什么大冒险,选出来的全部都是真心话啊。


2。张新杰 对不起,时间不对,人也不对


为了这一天,你准备了好久,考虑到了张副队严谨的性格,你特地选了一个天时地利的时候,出门之前还抽了张塔罗牌,命运之轮。进展=͟͟͞͞ʕ•̫͡•ʔ

订了副队最喜欢的咖啡厅,提前一小时等在座位,你还在担心自己的妆容和发型。

下午一点整,张新杰连一分钟都不差,出现在你们约定的地方。

你点好了他喜欢的咖啡,温度刚刚好。

“张副队,我……”

“可以先听我说吗?你的心意我都知道,但是抱歉,我并不能回应……”

“为什么?是我做的不够好?”你连伤心都顾不上,心里满满的尽是不服气。

你知道他喜欢咖啡,于是你戒掉了奶茶可乐,去努力接受你承受不住的口味。

他说过女孩子穿裙子很有气质,于是你抛弃了所有宽松的T恤衫。

他说女孩子坚强一点的好,于是你忍住了所有的眼泪,所有委屈都往自己肚子里咽。

你抛弃了自己前二十年养成的所有习惯,用了两年的时间,去按照这个人标准去要求自己。

不甘心而已,你已经不知道你是因为喜欢眼前这个拒绝你的男人,还是因为别的什么,而去用这些规矩束缚着自己。

“抱歉,你的努力我都看的见。但是,我们不合适。”

张新杰看了看手腕上精致的手表,将杯子放回原处。

“下午队里还有会,我送你回去吧。”

“就不麻烦你了。”

高跟鞋真的是很不好穿啊,连衣裙也很不合身,连脸上精致的妆容都让你透不过气。

赤着脚走在石子路上,拧开一瓶冰透的可乐,换回舒适的T恤牛仔裤,高兴时候大笑,伤心时候大哭。

这才是你啊,

不是吗?






——-————

*:゚*。⋆ฺ(*´◡`)圣诞节快乐啊~ 


被发友谊卡的圣诞节,你们的男朋友 一个都逃不掉哦~「比心」

我还会继续的=͟͟͞͞ʕ•̫͡•ʔ哈哈

虽然写的怪怪的 可能是背政治背的傻掉了₍⁽ᴼᴬᴼ⁾₎

























「原创」将军

巷口


小混混是孩子中的霸王,不是他打架多厉害,而是因为他有个撑腰的将军府。时间久了,孩子们总要反抗,把小混混堵在小巷的角落里,狠狠地揍了一顿。


小混混坐在角落里,拽起身边小公子的衣角擦干净脸上的污痕。


“以后别招惹那些人了!”


“我不招惹他们,他们也会来找我。”


“你叫我大哥,我保护你。”


“不用!”


小混混拍了拍身上的土,滚到墙边准备睡觉。


小公子把身上的披风解下,盖在他身上。




我们是一个世界的人。


不,我们不是。


 


第三天,小公子的披风被洗的干干净净摆在将军府门口。




将军府


小公子是将军府的孩子,他从小就听父亲说这里本来应该属于另一个人,那个人成全了将军,却把自己留在了战场。


将军领回来一个少年,小公子觉得少年比自己更适合做将军的儿子。于是小公子打算教训一下这个事事都比自己出众的少年,他找了一帮跟着自己的小弟把少年堵在巷角揍了一顿。又觉得不妥,返回来搞了一出“英雄救混混”的戏码。        


       后来? 少年逃了,跑到了跟将军府隔着一座城的山上继续当他的小混混。




为什么要跑?


我不属于那里。




山门


小混混变成了了山大王,小小的山寨挤了千八百个兄弟。


他们拦过路,闹过军营,剿过对面山头的寨子。


在旁人看来他做的事情莫名其妙,可是寨子里的人都知道,他们拦的路是那位小公子护送任务的危险之地,他们闹的军营是那位小公子受过欺负的军营,他们剿过的寨子是伤了小公子手臂的恶人。


山大王带着寨子里的弟兄护着小公子一路做了将军。别人问起原因,他笑着说。


“他啊,是我大哥。”




谢谢…


你只管当好你的将军。




军营


山大王带着一干兄弟又来军营里喝酒,大家都见怪不怪,旁边村子里的孩子跑过来看热闹。


 “娘,当兵的怎么跟山匪一起吃饭啊?”


“因为他们都是我们的守护神。”女人边说着,边把村子里大家做的家常菜递给把守的士兵。


小将军看着与众人打成一片的山大王,还是觉着他比自己更适合当将军,自己好像更适合去做个书生。想着自己年少时候做过那些可笑的事,想说又不敢说出来,就这样烂在心里,一直到自己战死在沙场上好了。


山大王趁着醉意,靠在小将军身上。觉着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标致的人,一双眼睛好像装了山河万里,把自己牢牢地吸住,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却偏偏被自己这沾染了人世浊尘的人赖上了。他知道其实那时自己明明可以打赢那群小跟班,却因为看见了匆匆折回来的身影,按下了攥出青筋的拳头,生生挨了一顿打。用脚指头都能想到那群小跟班是谁叫过来的。那又怎么样呢?他就是对这个人一点脾气都没有。






明日看老子教训那些不知好歹的蛮子!


庆功酒给你备着。




几坛酒下去,再醒来已是三日之后。山里的兄弟却说大王披挂上了沙场。他想去追上军队,却被拦下,他们告诉他,大王让他安心等消息。


一个月,首战大捷。


两个月,将军勇武,斩敌数百


三个月,敌军退至险关。


四个月,遇伏


此后再无消息。




酒窖的酒空了一坛又一坛,庆功酒终是再也喝不到了。




巷尾


墙角里小孩子围在一起,中间贵公子打扮的孩子捂着青了一块的眼圈,依旧神气十足。


“今天你们去揍他一顿,我管你们半月的蜜饯!”


墙后的小混混捏了捏拳头,想着自己能挨几下拳头。


白衣公子走过巷口,与躲在一旁的小混混打了个照面。














“你叫我一声大哥,我保护你呀。”




“大哥。”








——————end




兄弟情兄弟情😬依旧是个标题废













「全职 一人之下」双王拉郎 也总的土味情话

“这位道友,我看你面相奇特,且停下来,贫道给你算上一卦,不准不要钱。”
王也生生拦住王杰希的去路,拉起人的手就往自己的算命摊子旁拽。
王杰希也没推脱,任由他将自己按在小板凳上。
“道友,我算出你此处出行是为寻人,但是且不能如你所愿,这人多半是不愿与你同行的。”
王杰希不语,伸出手让他接着看。
“道友你看,既然小道算的准,那……”
一沓人民币砸在王也的算命摊子上。王也搓搓手,“道友一看就是名门出身,出手如此阔绰。”
“继续。”

王也端着王杰希的手细细端详。
“道友,我看你这手相,可不太好啊。你这人,五行缺我,命里注定要跟着我一辈子,甩都甩不掉。”
王也捏了捏王杰希的手,你他妈倒是说句话,你这样我很尴尬。
“玩够了?”
“啊?啊……”
王杰希反过来握住王也的手,起身就走。
“哎哎哎,去哪?去哪?”
“你不是说我五行缺你吗?回家补上。”
“不是,等……等会……王杰希,你……”

大家都不知道街角的算命先生被那个大小眼的男人拉去了哪儿,反正第二天早上一向准时的算命先生没出现。









————
今天也要为夕阳红贡献一份力量(•̀㉨•́)و 图书馆果然是个憋段子的好地方 高兴

「魔道」莫玄羽x金光瑶 emm……

世上唯一一个还念着莫玄羽的人也消失了。
莫玄羽看着朔月穿过自己,然后直直的刺进了金光瑶的身体。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毫无顾虑的冲过来,即使他知道这是金光瑶自作自受,即使他知道过往种种都是这人的逢场作戏。
但是他却觉得自己对金光瑶的感情是真真切切的,或许是因为金光瑶是这个世上唯一一个对自己很好很好的人。就算是虚情假意,是利用,是算计,那又怎样呢?
那个送他点心,与他高谈雄心壮志的少年,就这样倒在了他的面前。
“阿瑶?”
蓝曦臣抢在了他前面叫出了那个他最想叫出的两个字。跪坐在金光瑶旁边,看着他的尸身慢慢变冷。
有人告诉过莫玄羽,人在身死后,记忆会化成走马灯一幕幕重演。而这些记忆只有他们这种孤魂野鬼看的见,莫玄羽抱着一丝丝的希望,他想要看到这个人还记得曾说过的那句话。然而,在这个人的记忆里,莫玄羽就像一个路人,擦肩而过,行如陌路。
“你说过的,怎么可能没有?那些日子对你来说是根本不愿再想起的吗?那我又算什么……你的棋子?计划中的一环?还是一个跳梁小丑……”
莫玄羽脱力一般跌坐在地上。魂魄是没有眼泪的,他只能看着自己一点点消散。


莫玄羽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距离金光瑶身死已经过了半年,这些个日日夜夜莫玄羽揣着那一缕残魂,跌跌撞撞的躲过了一道道仙门世家的禁制。 躺在金星雪浪的花丛中,把那朵小小的魂魄放好。
半年前,莫玄羽看着那个世上,自己唯一一个还念着的消失了,已经做好了魂飞魄散的准备,但是那个小小的闪着金光的魂魄给了他最后的希望。他捏着魂魄,逃了。一路逃着,不敢停下,魂魄跳动着,像一颗跳动的心脏。莫玄羽的行动越来越力不从心,把魂魄放在金星雪浪中已是他最后的力气。
“你还记不记得,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你说你会变强,不会再让那些人欺负我们。”
“你说,我们两个都背着私生子的名头,比不上那些一出生就是仙门世家的公子们,只有自己变强,才能在这个家里立足。”
“你说,金星雪浪,一世敛芳,若是做了仙督,你一定要这金星雪浪都为你一人盛开。”
“如今,你说过的话,还做不做数?”
……
夜风吹过,花海雪浪里,那个身穿兰陵金色礼服,胸口绣着兰陵金氏家徽金星雪浪的一世仙督缓缓向莫玄羽走来。


“这就完了?没有了?”
“真的能把魂魄养出来吗?要是有人能把我养一养,说不定还能好好玩一玩。”
魂魄喝了一杯祭祀的烈酒,停住了故事。身边围了一帮刚刚报道的新魂。
“哪有什么养魂之说,骗人的吧。”

“哎!你上次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不是说那个金光瑶是莫玄羽的心。你不是说,灵魂的心,能生出他最希望的样子。”
“魂魄哪有心,小鬼你的心掏出来我看看,你有吗?我有吗?他有吗?”魂魄们嘲笑着那个刚刚喊出声的小鬼。
他们笑够了,闹够了。老者拎着酒壶走开,小小的鬼魂远远冲着他喊。
“哎!你说!魂魄到底有没有心!莫玄羽最后怎么了?”
“散了!心都给出去了,魂不散留着下酒吗?”
“你要去哪儿?以后还能不能找你听故事?”

他没搭话,右手压了压腰间的佩剑。他不知道要去哪,他哪也不能去,他要在这片白色的牡丹丛中,等一个人,自己才能把心还给他。
等着那个人回来,叫他一声。
“阿瑶。”











————
命名废……又是没有题目 本来想借一下 寻梦环游记的设定,但是后来就乱了(:з っ )っ 想表达最后出现的金光瑶是莫玄羽魂魄生出的心化成的,但是还是没搞明白……emmm我在说什么鬼。

「全职 一人之下」双王 夕阳红拉郎

王也与王杰希在一起。

王杰希遛狗,王也遛鸟。

浇浇花,养养鱼。

虐虐菜鸡,看看面相。

带一带后辈,坑一坑亲爹

逛一逛俱乐部,爬一爬武当山。


日子过的很是平静

「全职」男神x你

全职男神x你

叶修
你开玩笑的把班级群里的截图发给他,告诉他最近学校附近不安全,期望可以引起他的注意,毕竟自从上次分别,你们已经几个月没有见面。结果直到你带着复习到混乱的脑子,重重摔在宿舍的床上,都没有收到半点回复,这个家伙连电话都不接了吗?打开游戏就看见他泡在竞技场……
“叶修!”
你气极了,愤愤关了电脑,却没有看见闪过的回复。
然后,一天的失联。等你再次从图书馆出来时候,看见那个人叼着半根熄了的烟卷接受管理阿姨的教育。
虽然嘴上嚷着生气,但是心里还是很欢喜。
“你干嘛?”
他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递给你。
“不是说最近不安全吗,反正也没几个月就租了个房子,陪你。”

黄少天
说实话最近你要被黄少天烦死了,自从他刷到了关于女孩子安全的问题,每隔一个小时就要给你打电话。连续的电话轰炸让你不敢在图书馆久留,只能窝在寝室啃书,天知道,为什么寝室这么不适合学习。
“黄少天!我要是不能毕业你养我啊?”
“好啊!”
这大概是你听到他最简洁的回答了。

王杰希

不管有没有学校那些个安全的问题,每到九点,他都会出现在图书馆的自习室。有时候会拿一本书,有时候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你,在你盯着他要安慰的时候,轻轻揉乱你的头发……
但是,为什么每天晚上他都要做一堆好吃的?说是给你补充营养,会胖的啊_(:зゝ∠)_
“大眼爸爸,你看我都胖了。”你捏了捏自己好像大了一圈的脸。
“没事,不嫌弃。”

周泽楷

太阳下山,电话按时打过来。像往常一样聊了几句,就这样安静了下来,你这边能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和敲击键盘的声音。虽然隔了大半个中国,却一样让人安心。不知道电波另一端的他能不能听见笔尖划过草纸的声音。
不知不觉到了图书馆闭馆的时间,你匆匆走在宿舍的路上,路灯忽暗忽明,你轻轻叫了一声。
“小周?”
“我在。”

韩文清

没有什么理由,他每天坚持拉着你去锻炼,还要顺便学一些防身术。
你问他,不能去接你吗?学校离住的地方还是有一点距离的。
他说,总会有特殊情况的。
你扁着嘴,发泄一样的打着面前的沙包。
他看着你说,需要加强训练。
“哼!”
直到你看见了学校的通知,才开始庆幸跟着他学了一点防身手段。
晚上,你看见他站在图书馆门口等着你,从来没有缺席。
“你不是说不会一直在吗?”你赌气说到。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特殊情况。”


苏沐秋
嗯,他一直在。


——————

反正最近连学校都不安全,超可怕,一定要注意安全_(:зゝ∠)_

「全职」王叶的同居日记(一)

5月13日 龙抬头的正确使用方法

最近叶修经常能收到后辈们的问候,连孙翔都敲了他,表示想观摩一下龙抬头的正确操作方法。
小朋友们的热情让叶修拒绝不了,他好像能看见屏幕另一边后辈们的星星眼。
“被沐橙奇怪的资源洗脑了……”
于是,竞技场好像变成了龙抬头大讲堂。职业的,非职业的,凑热闹的,没错,说的就是你,那个爱凑热闹的,挤得密密麻麻。
那可是龙抬头啊,学不会,看看总行吧。
叶修也从王杰希家的床上,移驾到了书房的桌子旁。
今天的操作演练讲完了。
“王大眼儿……”
“怎么?”王杰希站在叶修身后递过杯水,不凉不热,时间刚好。
叶修一口气喝光水,“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过来点……”
“啊?”
“过来,过来。”
王杰希有点发怵,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叶修一露出那种黄少天式的笑容时,他就会感到后背发凉。
远在G市的剑圣大大打了个喷嚏……
王杰希弯腰,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
“大眼,我告诉你龙抬头的正确操作。”叶修小声的说到。


扭头。
叼中。
啵~
嘴唇浅浅的印在王杰希的眼角。
造成僵直效果,王杰希的行动暂停了三秒。
“看到没,龙抬头。”叶修得意的转向屏幕,看着王杰希愣住的表情,觉得超级搞笑。刚想拿起手机拍照,手却被按住动弹不得。
王杰希的呼吸打在他耳边,有些急促。
“前辈。”魔术师在他耳边道“我们,召唤个修鲁鲁吧。”

( //// )?!!



斗神大大今天在调戏王队长的路上被意外超车。



—————H









薛晓 没有标题 日常心疼薛洋

没有人知道薛洋那些年是如何过来的,
他自己也不知道。
就像一只小兽,白日里横冲直撞,疯狂寻找一切能复活晓星尘的方法,夜晚蜷缩在义庄的草垫上,小心的避开身上的伤口。
直到发现阿菁的魂魄出现在他附近,好像突然找到了希望,虽然这小小的魂魄一直战战兢兢的躲在远处。
于是,日子好像回到了从前。
他会仔细的在棺木里铺上干净的干草,然后将晓星尘小心翼翼的放回远处,然后就这样静静地看着。
他收拾好以前吃饭的桌子,然后摆上三副碗筷。絮絮叨叨的讲今天卖菜的大婶算错了账,自己占了便宜,或者近些日子,城里来了一些仙门的人。薛洋从来都不相信自己可以记得这么多的事情。好像永远都说不完。
他还会偷偷买来一些新奇的玩意,想着小瞎子早晚有一天会出嫁,嫁妆一定要备着,总不能让人家瞧不起,不然小瞎子会被欺负的,转念又觉得小瞎子那么机灵,不管什么人也只有被她欺负的份。藏起这些后,就又去找道长絮叨这些想法,他觉得自己快变成了一个老妈子。
偶尔从口袋里掏出两块糖,一块放在阿菁的饭碗里,另一块塞到晓星尘的手里,过了一会儿,又露出一对小虎牙,向道长讨糖吃,这样的游戏他乐此不疲。然而,当午夜梦回时,他每每都会把糖捏碎在手里,大闹一番,逃离义庄。约么过得时间差不多,就又回来重复着一天一天的生活。
薛洋就这样浑浑噩噩的生活着,就连是谁告诉他魏无羡夷陵老祖回来了这个消息的都不清楚。
但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薛洋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夷陵老祖魏无羡的身上,甚至是当真正遇上魏无羡的时候他已经接近疯狂,一个死了十三年的人都可以复活,那么他的道长也一定可以。他做出了完美的计划,想象着晓星尘和阿箐复活之后的生活,想着想着却慌了,他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这两个人,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不是想见到他。
他把自己放在了计划外,所以当魏无羡拿到锁灵囊,宋岚恢复神智的时候,除去一些变数,他的计划近乎完成。
他累了,不想再去招惹这些人这些事了,他只想再吃一块道长拿给他的糖。
年少的劫难,断了他的善;晓星尘的出现,绝了他的恶。晓星尘是什么时候,如何变成他的执念,他自己也不知道,就像黑夜里照进来的一束光,温暖,却还小心翼翼。他也不知道,有一天晓星尘会不会也像自己这样去苦苦寻找。
最好不要。
他从来不信天命,现在他却乞求着上天。
下一次,不要让晓星尘再遇到这个坏东西。
来生惟愿予你喜乐安康。






——————


小九的血书

师兄尊鉴:

岁月不居,时节入流。一别累月,歉疚殊深,日感不安。清秋自知罪孽深重,此前种种,多有亏欠。万死难辞吾孽。水牢所言实乃非吾本心。不乞原谅,只望念及昔日情分,能得一见,唯有骨血散尽,报偿师兄。
言不尽书,再祈珍重。

清秋叩禀




应该不会这么啰嗦ʅ(´◔౪◔)ʃ